主页 > 一肖中特免费880106 >

财产公开第一官:岳父去世不收礼 女儿成婚没酒席

发布日期:2019-09-19 07:01   来源:未知   阅读:

  “松青啊,嫉恶如仇,和我差不多。”75岁的中共广东省纪委原副秘书长骆锦辉说。1994年,范松青来到广州,并在1998年调入广州市纪委工作。骆锦辉得以和他在同一个系统内相识,两人虽然交往不多,却得出了深刻的印象:“有什么不平事,一跳三丈高。”

  公开财产后,很多人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他?“说到底,就是怕。”范松青一拍椅子,“可我就不怕!”

  “老范那时并不知名,不是那种明星委员。”当时采访过范松青的《南方都市报》记者李晓瑛称之为机缘巧合,那是政协委员的报到日,范在一边整理着委员证,身边也没什么记者。

  “感觉他挺尊重委员这个职业的。”李晓瑛很快发现了范松青是政协特邀委员,他的提案用A4纸打印了5页,还准备了好几份,而大多数委员只会让记者留下邮箱发送电子版。

  A4纸上就是那份《关于广州市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的建议》,篇幅长达八千字。范在建议末尾说:“只要市委有要求,我愿意以身作则。”

  李晓瑛记得,她打电话给范松青问他能否公布财产时,电话那头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解嘲似的说:“你们记者也真是犀利。”接着,范松青公布了自己的财产。

  随后几天,范松青的手机几乎被媒体打爆。多年跑会的记者称他是“突然爆发”,范松青却说,自己是“厚积薄发”。

  压力也随之而来,家庭里风暴自不必说,他也短暂地“蒙圈”了。“晚上脑子里想很多,睡不着。”范松青说,对外界关注他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那么猛烈。

  官场上的非议也自然产生。有人质疑他的房产,也有人质疑他的书稿。李晓瑛注意到,当很多官员在一起时,范松青会变成谈论的主角,旁人会把话题引到他身上,有些话里明显带刺。“还好老范比较淡然。”

  少有人知的是,无形的压力让范松青此后更加谨小慎微。2014年7月,范松青岳父去世,按照当地风俗白喜事要奉礼金。他赶回家乡治丧,特意挂出“谢绝礼金”的牌子。2013年10月,自己独生女成婚,一桌酒席也没有摆。

  对于这个决定,女儿埋怨过,亲家也有微词。“没办法,变成风口浪尖了嘛。”范松青也觉得对女儿不公平,但好在家人都表示了理解。一面反对他公开财产,一面赞成不办酒席,家人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别再惹人关注了。

  范松青承认,和体制内的同事间其实没有太多关于“反腐”、“财产公开”话题的交流。很长时间里,他都是一个人潜心研究。

  在2007年调入广州市政协办公厅任研究室主任前,范松青在纪委工作了近十年,主要给领导撰写材料,还有就是案件研究。

  “那段时间真的很累,但也有收获。”范松青回忆,因为各项会议集中在每年年初,往往别人家在办年货时,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吸毒者现在她的精神状况很糟他还在伏案撰稿。他的老同学、暨南大学教授刘华说,平时朋友们约打个牌,范松青也难得来,总是在工作。

  现任广州市政协主席苏志佳,彼时是广州市纪委书记,曾公开评价范松青:优点突出,毛病也容易看出。“敬业、专注、耿直”,可也“有点迂、与同事偶有争拗,有点傲、公开标榜水平最高”。

  对于这些评价,范松青表示接纳,但坦承也没改多少。现在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办公室整理文稿。广州市政协办公地址在四面环水的二沙岛,范松青的办公室屋外有个露台,珠江美景推门可望。如果没有意外,老范将在退休前编撰完自己新的书稿,“算是对自己一个交代”。

  在公布财产之初,范松青心存一丝希望,会有官员跟自己一样站出来公开财产,他甚至希望这个官员的级别比他更高。副厅(局)级—范松青目前的行政级别,已是当年国内公开财产的最高纪录。

  其实,2013年广州“两会”期间,也就是在范松青公开家庭财产之前,媒体几乎第一时间向18名官员抛出了这个问题。问卷结果是,16名赞成公开,更有1名市领导和5名局级干部表示力挺,愿意效仿。但直到两会结束,未见范松青之外第二位官员公开财产。

  范松青说,2014年的“两会”也没有任何相关的提案。据《新京报》报道,5年来我国近40个地区试点财产公开,超过半数昙花一现。

  而在单位里,对于范松青,没有人说不好,反倒是有一大堆的“关心”和“保护”。领导不止一次希望他注意影响,低调行事。过去一年里,相继两家电视台希望邀请他做节目,最终未能成行。

  最近,一个朋友在微信群中问范松青:“能否说官员财产公开是检验反腐败的唯一标准?”范的回复是:这个问题没有现成的统一的标准答案,在老祖宗的经典论述中也找不到出处;按照西方的民主政治理论,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过去我们曾经开展过解放思想大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今我只能说,在当下,官员财产公开是检验真假反腐败的唯一标准。”范松青说。

  “现在中央说的让干部不想腐败、不能腐败和不敢腐败,我老早就提出来了。”范松青说的是一篇发表于2002年他执笔的广州市纪委调研报告,在该报告里,范提出了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

  调研报告获得了广州市委决策咨询研究三等奖,时任市委领导还做了批示,但最终没有结果。

  在纪委工作多年的范松青研究案例发现,腐败案件金额变得巨大,就在最近十年。

  1999年他接触到的第一个案件是广州市财政局原局长邵汝材案,查获受贿赃款还不及百万。“现在的案子哪止这个数?”

  然而一部自费的书稿对官员财产公开有多大的作用,即使是范松青也并不乐观。再过一年,他就退休了,而官员财产公开尚没有纳入全国人大的五年立法规划。

  让范松青颇觉讽刺的是,当他公开财产时,时任广州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对媒体表态:如果全社会要求公开,我就公开。

  “后来他是线月,据广东省纪委批准对曹鉴燎立案检查。据初步调查,曹鉴燎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另有2亿涉案金额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